上海家教价格联盟

怀念父亲||“我的家风家训家教”优秀征文选登

清风舞阳2018-06-25 07:26:02

点击上方蓝字,关注清风舞阳


怀念父亲


教科体局纪检组长    焦涞平


父亲是一位农民,高中毕业后教过书当过生产队长,然后在村支书的岗位上干了11年。2013年9月,父亲去世时还不到69周岁。想起他生前给我留下记忆,时时处处显现出他的责任和担当。

我小时候,常听到邻居们说父亲总是板着脸,好多人不敢和他说话,其实我也怕他。因为小学的时候,姐姐和弟弟的学习还不错,我的数学总是学不好,并且和49分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有时父亲因村里的事情不在家,我就很庆幸,一旦他在家,就检查我们的作业,往往吓得我不敢跟他坐一起吃饭。他经常吓唬我,不好好学习就买只羊让我放羊,还说把我的书包扔火炉里给烧了。其实,在我们上学期间家里从没养过羊,书包也从来没有被父亲烧掉一次。父亲批评我的时候,我低着头从不敢看他的脸,能感受到他发怒的样子,每到上学时间,就背着书包逃到学校,虽学习不好但从来没有不上学的念头。尽管父亲批评我时非常严厉,但他从未动手打过我。到初一的时候,我各科的成绩都逐渐好起来,我才不那么怕父亲。父亲经常教育我们,学习要认真、要深入,不学懂、弄通不行。所以,在他的鼓励鞭策下,我们姐弟三个先后考上学,并参加了工作。现在想来,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,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是多么不容易,三个学生均在外地上学,全靠父亲在田间辛苦的劳作和妈妈那微薄的民办教师的工资,父亲该是攥着多大的劲儿供应我们,让我们姐弟三个能够从农村走出来!

我们村有5个自然村、1500多口人,父亲好像有整天忙不完的事情。村里邻里之间、婆媳之间、夫妻之间有矛盾,经常找父亲做调解。群众来了只管说,父亲只管听,等他们说完了,父亲再找出他们自身存在的问题并指出让他们换位思考。其实,好多群众把不满发泄出来,能够有人认真去倾听,心中的怒和怨就消了不少,再加上父亲又明确指出其自身的问题,往往矛盾就好化解了。然后,再找被反映的一方做工作,邻里之间互相低个头、认个错,总是轻易而举、迎刃而解把矛盾给化解了。我在纪委10年半时间从事纪检监察信访工作,得益于父亲处理农村基层矛盾的经验,正是他那种坚持原则,无私公正不做老好人的思想,教会我如何面对矛盾、抓住重点解决信访问题。或许,在父亲看来这些事都是鸡毛蒜皮、家长里短的小事。

父亲当村支书时,忙完村里的工作还要忙家里的15亩地,那时候机械化程度低,主要是靠人力劳作。妈妈是民办教师,还要去学校教课,我们姐弟三个还小,奶奶年纪大身体也不好,地里的活总是他一个人干,但他从不让邻居帮忙。农忙的时间,我们下午去上学的时候还没见父亲回家吃午饭。在我的印象里,父亲从没有闲暇时间和别人打打牌等,即使闲下来会问问我们的学习情况,没事在家教我们看看书、练练字。有时,父亲在乡政府办事或开完会,过了午饭时间,按说在城里饭店吃顿饭,没什么不可以,但他不管多晚都是饿着肚子回来,从不乱花公家的钱。2002年,他已经从支部书记岗位上退下来,群众和村干部出于对他的信任,让他负责修路,他当即捐出了一年的退职干部的补助600元。父亲任村支书期间,修村北的桥时,为节省费用,他和工人一起干活,不料右手大拇指被砸得瘀血肿胀,可父亲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干活,以至后来发炎指甲都掉了,每当回忆起这件事,我都感到心痛。

父亲兄妹五人,父亲是男孩中的老大。爷爷奶奶在世时,一直在我们家生活。父亲出门或者回到家都要告诉他们,第一碗饭总要端给爷爷奶奶先吃。1975年8月,舞阳发洪水,我们村也是重灾区,全村房子都倒塌了,村周围都是河,天黑又下着大雨。当时,爷爷的身体很差,奶奶裹着小脚,父亲黑天摸地淌着水,把爷爷奶奶轮换着不停往高处背,不料脚掌被铁钉扎穿了个洞,找木头做木筏时,被木头碰断了肋骨。无法想象父亲当时是如何忍着剧痛背着爷爷奶奶在水里来回奔波,以至后来,父亲经常胸口疼,就是当时落下的病根。1979年,奶奶腿摔骨折了,整天靠扶着凳子来回挪动,直到1996年去世,一直是父亲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参加工作后,父亲经常对我们说,要与人为善,在单位听领导的话,好好工作,招呼着不能叫受批评,在家里,姊妹之间要相互关照,不论谁遇到困难不能不管不问。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,态度很温和谦卑,没有小时候对我们的严厉,或许我们在他眼里已经长大懂事了。然而,就在我们能够照顾他,该他享福的时候,他却得了不治之症,仅4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,并且是我39岁生日那天。父亲去世后日子里,无奈、不舍、悲痛不时在心中缠绕,父亲留在我脑海里的印记永远无法抹去……现在我终于明白,父亲年轻时时常板着脸,是他时刻把所有的责任扛在肩上,身体力行从不懈怠。如今,父亲已去,但父亲的话永生难忘,不论对工作、对家庭、对亲情、对孩子,努力扮演好每一个角色,告慰父亲,不留遗憾。


Copyright © 上海家教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