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家教价格联盟

1200家教学医院出大事了,直接影响医生执业……

医学界2018-06-25 18:40:16


“规则”在这里是无效的。




 

作者 | 姜飞熊

来源 | 医学界



最近,一项统计研究爆料,在2014-2017这四年中,全美1200家教学医院,违规操作项目超过5500项!


真实数据比这大得多……



上面是STAT统计出的美国发生违规操作最多的25家教学医院,最高的一家West Valley Medicine Center违规操作达45项。


STAT称,名列前茅的医院当中,除了West Valley Medicine Center这样地处比较偏远(位于爱达荷州)的教学医院,也有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的附属医院和哈佛大学的附属医院,这样顶尖的教学医院……


可能有人要说,45项,好像也没有很多嘛。


STAT指出,现在统计上来的数据,主要来自美国医学记者协会的网站。而来自联邦政府相关部门(比如医保局)的检查和统计数据,是不对外公布的。也就是说,目前的数据来源是有局限的


数据来源网站


另一方面,一项2010年的调查发现,在教学医院轮转的住院医,50%以上根本不知道要怎么上报他们遇到的违规操作和医疗失误。


也就是说,能被统计上来的违规操作数量,远少于真实发生的……


为什么盯上教学医院


也许教学医院很冤枉,因为他们一般都是繁忙的大学医院,还要承担教学和科研任务,所以……基层医院做得不好的地方肯定更多啊,凭啥盯着我?


研究解释,教学医院存在违规操作,会让在这里学习和轮转的低年资医生形成错误的印象和错误的观念,甚至在将来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保持这些错误。那些在基层医院违规操作的医生,有很多就是从教学医院里学去的毛病……


另有研究发现,教学医院中违规操作多,会导致住院医更累,更容易发生职业倦怠,甚至最终转行,使得年轻医生最终流失。


不过,也有人觉得犯点错不是什么大事。


旧金山总医院的一位医生表态,说,人嘛,总归是要犯错误的,犯了错误,改正,吸取教训就好了嘛……


并且他认为,犯了错误,认识才更深刻。他说自己所有的发生并发症或者因为错误而预后不良的病例,给他的印象是最深的,相比起那些顺顺利利的病例,这些病例才能让人牢记一辈子,完全改变执业态度。


那么常见的问题有哪些呢?


说来也巧,早在近20年前,美国医学研究所(Institute of Medicine,IOM)发布了一本里程碑式的研究——《人都是会犯错的(To Err Is Human)》,文中指出,美国每年因为可以被预防的医疗差错而死的患者可达98000人。


To Err Is Human


此外,该研究将临床常见的违规操作和差错分为以下四大类——


  • 诊断差错:包括诊断错误、没能及时诊断出疾病、没及时开出正确的检查、检查报告没看懂等;


  • 治疗差错:包括手术操作检验操作流程中出错,选用的治疗方案错误,用药剂量错误,延误治疗,没能及时抢救等等;


  • 预防差错:没能预防性用药,没监护需要监护的患者等;


  • 其他错误:包括沟通问题,器械问题等。


这项研究强调,其实绝大多数院内错误并非个人错误,而是医院管理体系问题。


比如,据院内人员透露,国内某三甲教学医院,外科移植病房,某年春节期间,连续感染死亡6人。调查认为直接的原因是值班实习医生生病且没做好彻底的防护,因此导致院内感染。


IOM的这项研究就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责怪某一个医生个人是毫无意义的,寻根问底起来,往往都是医院管理和教学制度有问题。


就拿上述这家三甲医院来说,其外科病房的管理非常混乱。


平时用的拆线、换药器械,数量远远少于需求量。这就导致在实际操作中,如果低年资医生和实习医生要完成任务,就不得不重复使用比如拆线剪这样的器械。这不就是院内交叉感染的风险来源吗?而,仅仅训斥医生,是无法解决器材短缺的问题的。


另一个例子可能更加普遍,美国相关监察机构的调查人员,曾经在某大型教学医院的NICU前蹲守了半个小时,发现进出病房的十几名医护,根本就没有按照要求进行全身消毒。


NICU


此外,他们还发现,有部分工作人员,不光不按规矩消毒,甚至在着装上都能出毛病。比如下面这种——


这让感控人员崩溃的飘柔长发……


当然,国内的教学医院NICU当中,也有作风“豪迈”的,某儿科医生就爆料他所在的教学医院NICU曾经还能让外卖小哥直接进来送饭……


也有一些“突破创新(破罐破摔)”的例子,据悉,国内某三甲教学医院就干脆表示,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总结,对进出ICU和NICU的医护人员进行全身消毒并没有什么卵用,所以干脆取消了全身消毒的规定……


没有规定,自然也就不会违规了……


怎么解决问题?


教学医院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除了上述发现“规则”无效的医院,有些医院推出了一系列的手段来纠正违规问题。


比如芝加哥医学中心,就有一间著名的教室叫做“horror room(恐怖房间)”,主要功能就是用来测试住院医对违规操作的敏感性。院方会在教室内设置各种医疗场景,然后要求住院医找出其中错误的地方,以考验医生们是否真的掌握了正确的流程和方法。


horror room


此外,这家医学中心还积极鼓励住院医上报看到的违规操作,甚至是“差点就违规”,也是欢迎上报的。


不过,在horror room里上报别人的违规操作不难,在科室里互相检举的效果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除了实体学习,使用智能设备减少违规也是一个方向。


波士顿儿童医院则发明了一项程序叫做I-PASS,主要用途是监督和帮助医生交班,把值班医生的工作全部程序化,在交班前,值班医生和接班医生需要在I-PASS中将全部被监督的细节核对一遍,才能进行交班。


国内的教学医院也在想办法。


上海某三甲教学医院医务科表示,在这方面,他们采用突袭抽查和跟拍示众的方式,公开表扬做得好的科室,将做得差的科室和个人的错误,以影像方式在全院职工面前放送,大家一起来认识错误……



参考文献

1.https://www.statnews.com/2018/04/20/doctors-learn-bad-habits-teaching-hospitals/

2.https://news.aamc.org/medical-education/article/patient-safety-residency-training/

3.http://www.hospitalinspections.org/

4.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books/NBK2652/

5.http://www.nationalacademies.org/hmd/~/media/Files/Report%20Files/1999/To-Err-is-Human/To%20Err%20is%20Human%201999%20%20report%20brief.pdf

6.http://www.iom.edu.np/



- 完 -




投稿邮箱 | yxjtougao@126.com

商务合作 | 021-58545118



留下你的赞~

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上海家教价格联盟@2017